李国庆会不会赢了官司、输了当当?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文:梁昌均,来源:投中网1%工作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1月29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与妻子俞渝离婚案在北京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李国庆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此次开庭他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


李国庆此前透露,俞渝要求其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但其要求平分。李国庆还表示,目前不放弃与俞渝的和解。


此次庭审并未作出判决。这给外界留下诸多悬念,李国庆和俞渝能否顺利离婚?当当网的股权是否会有变化?被“逼宫”的李国庆能否重新拿回当当网的大权?


股权是焦点 私有化系导火索


当当网的股权是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的争议焦点。


据新京报11月29日报道,当当网方面表示,实际上股权在三年前已进行合法分割。资料称,2016年8月至9月期间,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签署了文件,三者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6%、24%和20%,期间商讨和文件签署历时数月,律师、李国庆、俞渝、公司管理层等多人参加。


值得注意的是,这时当当网私有化已接近尾声。2016年9月,当当网以约37亿元完成私有化,李国庆和俞渝等管理层自掏腰包25亿元,其中包括10亿元的贷款。


根据李国庆接受海克财经和腾讯新闻的采访,当当网私有化的时候,李国庆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五比五,后来俞渝提议双方各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变成了李国庆先拿一半,再到海航收购的时候说不能有外国股东,俞渝又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从而获得了多数股权。


海航科技在2018年6月发布的修订预案显示,在拆除红筹及VIE架构前,俞渝、李国庆分别持有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当当科文)50%股权;李国庆、俞渝及其子Alexander Chunqing Li通过Dangdang Corporation、Dangdang Holding、Dangdang Holding、E-Commerce实际控制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当当)93.26%的股权。北京当当实际运营当当网,并协议控制当当科文。


当当网拆除红筹及VIE架构前的股权结构


预案显示,根据李国庆、俞渝提供的信托设立文件等资料,上图中的Wisdomtree Holding及Hamilton Technology分别为李国庆、俞渝的信托安排Wisdomtree信托及Hamilton信托下的持股主体;Seletar Limited 和 Serangoon Limited 为上述信托安排受托人Credit Suiss为履行信托安排设立的持股主体。即李国庆通过Wisdomtree Holding实际全资控制Kewen Holding,而Kewen Holding持有Science & Culture 60%股权。


由此计算,李国庆通过Kewen Holding和Science & Culture 合计持有北京当当约24%的股权,俞渝通过tripod Group和Science & Culture拥有北京当当56%的股权,李国庆和俞渝之子Alexander Chunqing Li持有北京当当20%的股权。这与新京报前述资料信息相符。


不过,当时为扫除海航科技收购障碍,2018年4月10日,俞渝、李国庆、北京当当、当当科文等有关各方签署了系列协议,以拆除红筹及VIE架构。多方信息显示,当当网红筹及VIE架构或已完成拆除。


当当网拆除红筹及VIE架构后的股权结构


据天眼查,2018年7月10日,当当科文的股东由拆除VIE架构前的李国庆和俞渝变更为李国庆和俞渝等5名股东。


当当科文股权变更记录


同时,北京当当变更记录显示,2018年8月30日,此前作为北京当当法人的电子商务(中国)有限公司退出,2018年8月20日成立的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当当)成为北京当当法人股东,北京当当从外国法人独资变更为法人独资企业。


北京当当股权变更记录


目前,当当科文持有天津科文100%股权,天津科文持有北京当当100%股权,即北京当当已实际被当当科文全资控制,已无境外主体控制。天眼查显示,目前俞渝持有当当科文64.20%的股权,李国庆持有当当科文27.51%的股权,合计持有91.71%的股份。

当当科文目前的股权情况


此外,李国庆11月29日对投中网表示,俞渝想按境外的股权分,她认为扣除儿子(20%)和她妈妈(4.9%-5%)的叫婚内财产,他认为显然不是,关键是去年9月境内已经把境外买了,付了12.5亿元。“我的证据优势就是当当境内公司把境外公司给买了。”李国庆称。


那么,俞渝为何要按境外股权分?有业内人士认为,或在于境外公司相对较高的资产。根据海航集团收购预案,当当网当初在美股的上市主体为E-Commerce,上市时募集资金13.26亿元,基于备案原因和经营资金原因,此部分募集资金并未注入境内主体用于扩大境内主体的资本金,使得境外主体的净资产规模高于当当科文和北京当当的净资产规模。


股权有变 谁将掌控当当


对于此案的股权争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李玉林律师对投中网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当当网私有化时双方签署的文件协议内容,无论是代持还是财产分配,都不会对之后的分割有所影响。至于说私有化时签署的协议,是否涉及代持可能需要看具体内容,从而决定是否另案处理。


该律师还表示,在境内公司收购境外公司后,如果双方没有特殊约定,俞渝主张按境外公司分股权,依据不足。现在双方只是境内公司股东,所以如果分割,只能分割境内公司。因此境内公司股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李国庆和俞渝目前持有的当当科文股权,应按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


李玉林律师还特别指出,离婚诉讼中分割的不是公司股权,而是公司股权价值。因为李国庆、俞渝都是公司股东,若李国庆、俞渝都不退出当当科文,那么仅涉及分割股权比例的问题,无须确定公司股权价值。他还指出,工商部门登记中的持股比例不构成夫妻间财产约定,如果俞渝要求法院按该持股比例分割股权,法院依法应不予支持。


那么,该如何分割股权?李玉林律师表示,根据有关规定,若双方就股权分割问题无法协商一致,且双方都主张股权,法院可依法按照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方式处理,即将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有的91.71%股权均分,各得45.855%的股权。


对于俞渝此前爆料李国庆的隐私是否会影响到财产分割,该律师表示,这需要看证据,同时需要看是否是导致离婚的原因。李国庆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判决结果有信心,且不认为自己是过错方。


另外,在此案中,感情是否破裂也是争议之一。李国庆表示,自己和俞渝已经分居近两年,感情破裂是石锤,而李国庆此前称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李玉林律师对投中网表示,感情破裂没有硬性标准,但从现实情况看,法官可能会认为感情破裂,准予离婚。


若最终法院判决李国庆俞渝离婚并平分股权,那么李国庆和俞渝所持当当网股份将会相同。有业内人士指出,若股权平分,俞渝在公司的经营决策优势地位或将不复存在,公司重大决策以及经营理念都可能发生变化。


鸿门资本创始人、零售电商资深分析师庄帅对投中网表示,如果平分股权就是共同决策,只要李国庆和俞渝其中任何一个不同意,公司决策就无法落地执行,后续可能会引发更多纠纷。


这意味着,俞渝继续掌控管理当当网将面临不确定性。李国庆此前称,股权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不过,庄帅指出,李国庆此前团队已经被清理,当当网团队现在都是听俞渝的,可能李国庆不同意的决策还是会落地执行,李国庆可能会通过舆论和诉讼表示抗议。这将是个死循环,对当当网后续的发展可能会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10月28日,一封署名为“部分当当离职管理层”的公开信经媒体报道流出。信中表示,敦请李国庆和俞渝以协商方式解争息纷,并敦请俞渝辞职,与李国庆一同退出当当管理层,建议另组由专业人士担纲之管委会,两位共同授权该管委会承接管理当当之权限。

这封公开信为当当网提出了在李国庆和俞渝之外的第三条道路。对此李国庆在10月31日晚发文称,“如今能有旧部站出来,我很受触动”,并表示“此文一看就知道执笔人是谁。”


这无疑让当当网的未来平添更多变数,自称被“逼宫”的李国庆能否重新拿回当当网管理大权?纷争如是,结果如何,尚待法院进一步审理判决。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即使法院判决了股权分配,包括股东大会决定了两人的管理权分配,当当网未来完全实现平稳过渡,仍需时日。


夹缝生存 当当何去何从


如果李国庆和俞渝离婚,这恐将导致当当网股权出现变化,甚至可能带来管理经营方面的变动,当当网该何去何从?


在错过海航集团后,对于当当网未来的选择,俞渝曾在今年接受财新采访时给出了三个方向:一是香港上市,但并无时间表;二是学习华为不上市,成为一家小而强的私有公司;三是遇到合适买家,再次考虑出售或接受投资。


李国庆似乎也放下此前长期坚持的独立运营执念,其在10月24日晚发布的声明中强调,赞成公司融资、并购或上市,前提是我和团队小股东的权益不被侵夺。


此外,当当网管理层也怀有相同的想法。在今年1月的当当出版人盛会上,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表示,“资本方面,我们肯定是有想法的。我们现在其实没有刻意去接触谁,但是如果有人上门我们也不拒绝,A股、港股都是选择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当当网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2亿元、4.25亿元,相较此前已经有较大幅度改善。当当网还预计,2019年经营利润将达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


不过,目前当当网的收入,仍有七成来自图书业务。在2014年前后电商市场格局初定的情况下,当当网放弃了通过烧钱大规模扩张的模式,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虽然开始实现盈利,但缺乏想象力导致估值不断走低,同时在中国电商B2C市场中的份额也不断走低,从2010年上市的9.2%已经下降至目前不足0.5%。


目前,阿里、京东、苏宁易购等合计占据超过90%的市场,还有拼多多等电商异军突起,当当网可谓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同时,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卯足劲贴近消费者,通过直播、下沉、拼团、补贴等方式创新获客方式,当当网则未有太大动作。


“我不追风口,只想让当当稳健发展。”俞渝表示。在外界眼中,当当网自称的“稳健”则被视为保守,而李国庆此前执掌当当时则走的是相对激进的扩张路线。


庄帅表示,当当网在不同的市场阶段有不同的选择。他认为,俞渝更侧重业务和经营,李国庆更注重战略和营销,在李国庆被扫地出门后,当当网战略已经迷失,因为俞渝是投行出身,更重要业务经营和财务指标。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俞渝自2015年实际执掌当当网后,先后停止商超等综合品类扩张,放弃阅读器硬件,放弃部分百货的经营,并坚决不做配送团队。对于目前电商企业纷纷进军支付和金融领域,俞渝也称不感兴趣。


对于当当网的未来,俞渝表示,将会有选择性地做行业客单价最高的3C品类,并将发力听书和电子书业务。在2018年初,当当网还宣布将在3到5年内铺设1000家实体书店,尝试大力布局线下渠道。可见,俞渝掌控下的当当网仍将深耕图书这一亩三分地。


庄帅认为,当当网在整个出版行业影响力很大,根基也很深,拥有整个图书出版行业的产业,但当当网的发展仍面临四个挑战。一是战略定位问题,目前尚不明确;二是融资能力和文化组织建设,跟京东阿里有较大差距;三是战略未定的情况下,业务发展节奏存在问题;四是竞争环境,知识付费、听书兴起,生态体系已经很复杂。他认为,当当网可以尝试向着文化电商的方向发展,包括做听书、影视剧、票务等,形成完整的文化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李国庆目前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正是听书类项目,当当网则在李国庆和俞渝互撕之后关闭了早晚读书在当当网上的商铺。李国庆此前表示,要在3到5年内超过当当网。


固守小而美的当当网,凭借在图书领域积累的口碑,仍能活下去。但能活多久、活多好?这将是俞渝治下的当当网留给外界的疑问。


但是,如果李国庆通过平分股权,甚至重新上位,当当网又会如何?这同样也将是一大疑问。

上一篇:内蒙福利彩票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